幫襯黃店是非常理性的經濟選擇丨藍友斑 Bernard

Observation

357

對於黃色經濟圈,無論黃藍,都有不同解讀;很多人說當敵人一聽到黃色經濟圈就暴跳如雷,不停罵黃色經濟圈無用、垃圾、幼稚,黃營就愈感興奮,愈覺得爽快,覺得自己做了敵人最怕的事。

從這一種思路去想,香港人分裂得極嚴重,林鄭的政治災難,將香港人之間變成「內部敵我矛盾」;有一說法是林鄭是「最強黃絲」,這點我絕不認同,此人當政幾年間,香港撕裂得前所未有的嚴重,她絕對是香港的千古罪人。

好了,當很多高級政府官及議員,以至北京的官方喉舌,都對黃色經濟圈口誅筆伐,他們都忽略了一個重點,就是黃圈其實是一種經濟學上的理性選擇,現階段就算你怎樣攻擊黃圈,都無法阻止此消費行為。

我現在外出食飯,有時未必會刻意找尋黃店,也沒有用什麼「認證app」,但當我見到其中一小店貼了黃色貼紙,便會特別留意他們的食品,好幾次我連價錢也沒有想,便入內幫襯。講真其實味道也不是非常美味,價錢也不是特別平一截,但我幫襯了黃店,有一種超乎味覺享受的痛快,譬如我午餐吃了一碟星洲炒米加杯野凍檸茶,剩惠$68,但我會俾$80叫佢不用找。

全個過程中,我所食的星洲炒米和其他餐廳的大同小異,凍檸茶也不是特別沖得好飲,但我願意多付一點錢去幫襯它,我感到心情愉快,這種用餐體驗,是非常理性而又合乎科學的經濟選擇。

所以當有深藍官員說黃色經濟圈不行,經濟上行不通,我都覺得非常可笑;當有立法會尊貴議員更呼召藍絲要成立藍色經濟圈,而同時說黃圈無用,這是蠢絕人寰級的自相矛盾,我會呼籲這類議員官員真的要去驗一驗腦。

有一次我跟一位資深建築師到商場食飯,在想食什麼時,旁邊有一間美心系的高級中菜廳,我們望了一眼,大家心中都有默契唔入去幫襯,直行直過。看到美心無人幫襯,心中竟然又有一陣快意,這種也是非常理性的、經過思考的選擇。

所以黃圈的存在,不是政府或一眾上大人說沒有就消失,不分黃藍圈而幫襯的日子,已經離我們而去,就在2019年6月之前,誰要對此負上最大責任?去問那位坐在權力中央的千古罪人吧。

藍色經濟圈其實一直存在,只不過它的存在並不普及而已,譬如你說各尊貴會所的會員,最簡單的就是馬會中的馬主們,他們一直都在藍圈內,這是自殖民地以來的傳統,最上流的社會賢達,一直有自己的生活圈子,大眾根本從沒機會入圈。所以為什麼總有些權貴對今日黃藍圈感到不齒?他們的既得利益其實沒有受損,這群權貴的圈子一直都圍爐,只是坊間無端端出現一個更大的爐,他們無所適從,兩個圈之間河水不犯井水,也說不上誰影響了誰,彼此各自為政。

為什麼黃圈突然成為整個社會的熱論所在?那是因為區議會選舉,任誰都沒想到藍圈,或者建制,會輸得如此徹底,一場選舉讓社會由上而下看清楚黃藍之間的勝負,對大家來說,都是震撼非常;如果你做大眾的生意,而民心上是黃營佔多數,你怎會不考慮由藍轉黃?

所以當人們討論應否接受藍店突然轉黃,從經濟學上,對藍店店主來說,也是深思熟慮的理性選擇。

bernardlamhk@gmail.com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