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黃色捐獻圈丨葉朗程

Observation

1,364

這個圈叫黃色經濟圈,不是黃色捐獻圈。

一家食店只有精神而沒有實力,再黃的朋友也愛莫能助。

精神上的浪漫可以無際無邊,但味蕾是很現實的,好吃就是好吃,放不進口就是放不進口,一點都不會跟你浪漫。

顏色是精神,但純粹的精神永遠不會轉化成供求關係,所以就算是躋身黃色經濟圈之列,也得有本身的實力,才站得住腳。

食過翻尋味的這家金撈老鴨,是黃色經濟圈的典範。等位是閒事,仲要唔係等一個鐘嗰啲等,係等一個月。

預早訂位是基本,而訂位也有注意事項;一不留神,就會好似我咁瀨晒嘢。

「金撈老鴨,」靚姐在電話裏的聲線頗溫柔的。

「唔該,十二月二十七號,八點,六位。」

「貴姓呀?」

「姓葉,」我說,然後靚姐聽到我後面響起了一連五下「嘟嘟嘟嘟嘟」。

靚姐靜咗,以為只是信號微弱,於是我「喂」了一聲。

「你搭黨鐵吖?」靚姐收起溫柔,語氣似在盤問。

我腳軟,跟著沒有邏輯地回了一句:「唔係,我玩緊歡樂天地。」

紙包唔住火,致命點是之後的「下一站灣仔」。

拿著電話,彼此無言。

內疚感讓我口吃:「可…… 可唔可…… 可唔可以畀次機會?」

「係咁啦!」掛線了。

朋友問我訂唔訂到位,我唔敢話訂到,又唔敢話訂唔到。結果,靚姐還是對我網開一面。

「姓葉,」我細細聲,「訂咗六位。」

「哦,」光是一個「哦」字,已經認得出是當日的靚姐,「搭黨鐵嗰個吖。」以為在客人名字旁邊寫下備註,是六星級酒店的訓練,想不到渡船街一家小店,也有如此習慣。

用得個「鴨」字做招牌的火鍋店,必點的當然是鴨鍋。這家金撈也有雞鍋,一樣鮮甜可口,但冬天吃火鍋,似乎鴨鍋更加合時,因為鴨味總是比雞味多一點冶艷,即是那點濃郁得來不是人人都會欣賞的香味,卻偏偏就是這種由脂肪散發出來的醇厚芳香讓你渾身暖透,每喝下一口都是窩心。

說到最窩心,還是這裏的環境。

去過這家「金撈」的都會同意,唔知點解,男女比例是失控的傾斜,而且質素都很好-中旅社有中旅社的韻味,少女組有少女組的甜美。氣氛需要刻意製造,情調卻是自然而然;彼此素未謀面,然而在「願榮光歸香港」每半小時播一次的氛圍下,大家都找到一個互相送上微笑的理由。冇錯,處身這個經濟圈,𥄫女和發姣都是一件高檔的事。

衛生質素又怎樣?當然好,全部都是人,沒有曱甴。

價錢呢?借這個機會為黃店澄清,沒有人說過「黃」就等於「平」,為何小店就不可以收得貴呢?六個人埋單,四千蚊左右,不過我哋有叫魚生同清酒。

金撈那種高尚,不是一個「貴」字足以形容,海底撈的常客是不會懂的。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