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二少的劍丨葉朗程

Observation

6,888

嫌報章政治版乏味的朋友,也愛看田北辰的新聞,因為凡有二少的名字,娛樂性都是一個 given。

遠古時代的不提了,就看近一點的「田北辰舌戰光頭警長」,都夠回味好一陣子。姑且不說什麼田元灝二仔呀、G2000 老闆呀、立法會議員呀,光是哈哈哈哈佛大學商學院畢業生這個名銜,已經讓廣大市民看到,原來身嬌肉貴的富二代選擇摺起衫袖隻揪一個滿口坑渠水的流氓是多麼的大快人心。

今天《蘋果日報》刊出一篇田北辰的專訪,心頭湧起的第一個反應是「唔 L 係吖」。蘋蘋蘋蘋果,訪問田田田田北辰?

「泛民永遠唔接受大公訪問,建制永遠唔接受蘋果訪問,對香港都唔係好事。」都話㗎啦,姓田兩位兄弟,是金句的保證。

建制派在區議會選舉中兵不如山倒,大喝香檳慶祝之餘,也難掩一滴惋惜。那一滴惋惜,就如一啖扣在喉嚨的香檳一樣,是一點解不開的鬱悶。是的,因為田二少也落敗了。

正如《蘋果》所說,他是少有一位由頭到尾都堅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建制派;正如其他傳媒報道一樣,他走的是吃力不討好的中間派路線;正如另一個田北辰專訪提到,董慕節為他批命,批他是『苦命人』,會經歷很多磨難。

剛說的這個訪問,題為「二少爺的劍」,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今天仍然值得看,因為寫得實在好。訪問中,田北辰比喻自己為楊過,聽到都想嘔,但訪問當中,他又說過以下一段,倒值得大家參考。

「真正的俠士,願意做『利人損己』的事,我就沒有那麼高尚,香港也沒有這樣的聖人,有的人就算此刻無求,也是在追求長遠回報,但如果是『利人不損己』的事,我會毫不猶豫去做。當然啦,若是『損人利己』,就要平衡一下,睇吓有幾大鑊。」

通常你問一個公眾人物,損人利己的事會不會做,公眾人物都會說「不」。但田生的答案是,「平衡一下,睇吓有幾大鑊」。真小人與偽君子,誰不愛前者?

不過其實我都好懷疑他是否有正常人的分析能力,好多人覺得大大鑊嘅嘢,佢好似唔當係一回事。

五年前,維權人士李旺陽的死因存疑,當然沒有一個建制敢出聲,唯獨是田二少。

當年他在面書上說:「有許多人向我反映,希望知道李旺陽事件的真相。坦白說,看過傳媒報道後,我也認為事件有疑點,無論結果如何,都不應放棄自己的訴求。」

政壇少了一個坦白得像田北辰般可愛的人,的確是損失。如果有天他做了特首,我絕不期望他會事事站在香港人那邊想,但至少他有可能會說:「大佬,我老細係邊個你哋唔會唔知,你哋出嚟打工會唔會唔聽老細話?」

冠冕堂皇的廢話,香港人實在聽厭了。我們也真的不期望坐在特首這個位置的人會敢於對著老細說真話,或者為香港的民主進程說好話。

可以聽句人話,也算是苦中一點調劑。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