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於亂世,作為香港中產的責任丨藍友斑Bernard

Observation

美國人相信中產的形成,會為社會帶來轉變:當人們擁有物質的富裕,便會開始追求更多的價值,那些價值不是金錢能夠取締,譬如對自由的追求、對民主的支持、對法治的相任,但為什麼外國人會追求這些形而上的價值?如果用經濟學為解析,這是為了保障私有產權。

換言之,自由、民主、法治是對個人財產的保障,至少表面上它們就是護身符;根據外國的公民社會發展史,這個定律似乎非常可靠,因此當美國對上幾任總統,對中國能夠富起來是「樂觀其成」的。

但最讓人掉眼鏡的,是中國社會一部分人富起來了,他們卻更靠向權力,對權力唯唯諾諾,無論你是富可敵國的馬雲、馬化騰,都需要伏在權力之下,更不要說那些富起來的中產,至少他們沒有發聲,也看不到有任何對自由、民主、法治的熱烈追求。

在外國發生了的中產改變,在中國卻成為只能幻想的烏托幫;要分析中國的中產為什麼不求改變改革,更向權力靠攏,我想可以寫幾百萬字去解釋,智慧老人倪匡說中國並非共產主義,而是國家資本主義,而他認為國家資本主義是最可恨的一種體制,對於這點,我認為很值得大家思考一下。

香港自6月以來所發生的亂局,藍某感受最深的,是身邊的同溫層朋友,無一不考慮移民,我並沒資格叫人要留在香港,也不是要說什麼大義,因為我本身就有一本外國護照,因此我無必要煩移民而已,但身邊那班沒有外國護照的中產朋友,對移民資訊的渴求,在幾個月間達致鼎峰。

其實我真心覺得,香港的中產其實已經很像外國的中產階級,我們出身在自由、法治之地,香港雖然在法律上是中國的領土,但卻行使著截然不同的制度,民主當然並非完整,但也局部擁有立法會的投票權,理論上我們應該在十年前就可以普選行政長官,但我們錯失了這個機會,不過香港的中產至少擁有自由意志,我們可以走上街頭抗議,也可以留在電視機前指罵示威者,中產要選擇怎樣的生活,我們也有一定的自主權。

至少你在香港有物業,不用擔心明天一起床,屋子就被人拆了一半,法律為我們確保對產權的安全,因此我們會對制度感到安心;在這一點上,不分黃藍黑白,大家都必定同意法治和產權的重要。

法治是香港的基石,看似最老套的話,就是香港和內地截然不同的原因,這是我們的DNA,全部香港人都必定共同守護;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我們是中國土地上最自由的城市,我們可以悼念國殤,而不會被秋後算帳。因此在香港作為中產的責任,就是要堅定維護此地的產權和法治,我並非陳義太高,要大家勇武上街,而是堅守香港之所以是香港的生活方式,僅此而已。

邱吉爾說:「民主是最差的政府制度——但別的制度更糟。」簡單來說,這是人類數千年文明的最終結晶,至少我們真係暫時無法找到別的制度,將它取締。

bernardlamhk@gmail.com

Text by FORTUNE INSIGHT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