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ght:身處於一場屬於香港人的運動 卓韻芝|作家、媒體人

Insight

這個運動最前所未有的是ownership,有一種歸屬感,只要去過一次,即使是一個和平的遊行集會,一旦在街頭感受過一次,你便會覺得這個運動就是屬於你的,這是撇不清的。

卓韻芝

自2019年6月,香港變得不再一樣。連續數個月以來,大大小小的反修例遊行。無論你是參與的還是旁觀的,或許總有一瞬曾觸動過你。而作為公眾人物,可能會比一般市民多一絲顧慮。卓韻芝,作為一個創作人、一個敢愛敢恨的女子、一個香港人,接下來向大家娓娓道來,這段時間中,屬於她的心路歷程。

問:其中一篇文章你提及收到很多觀眾的Facebook私訊,可否分享其中較深刻的?

卓:當晚就是元朗無差別屍殺列車那一晚,當晚我想很多人都睡不著,包括我自己。半夜開了一個post,叫大家如果睡不著,可以一對一私訊我去聊天。有一個我覺得很深刻,那個訊息這樣說:「我原本就是白衣去打人那些人,我去到看見這樣的情況,我離開了。」他很生氣。第二天我跟他說,我會出一個post說一些關於我收到的私訊內容,現在我會將我們所有的對話刪除。他很激動繼續說:「怕甚麼我一點都不怕,在我心中的黑社會不是這樣的,我們是忠肝義膽的!」

我想那一夜令不同階層的香港人都留下一個永不磨滅的傷痛。

問:對警察的看法是?身邊有沒有朋友是警察?

卓:有個單親媽媽問我:「我兒子三歲,如果他問我警察是不是好人,我應該怎樣回答?」如果我們說到警察的權限,或是他們在這個夏天的行為,首先我們應該放下我們的顏色和政治偏向去看,究竟發生什麼事。有些事情是我覺得無論是什麼顏色,你有沒有任何政治偏向,聽起來已經覺得是有問題的,包括救護車要得到警察批准才可以救人,警察打記者,鏡頭全都拍了下來。當你聽到這些事你會覺得的確有些失常,所以我覺得追究是必要的。

問:當社會有嚴重矛盾時,作為公眾人物應有什麼責任?藝人該保持中立?

卓:身為一個傳媒人,每個傳媒都一定有自己的立場。大家都知道沒有任何一個鏡頭是絕對客觀的。因為鏡頭就是鏡頭,後面360度你不能全都看到。太多畫面發生時,傳媒根本不能聚焦於一件事上去作出深入的探討。有時候我覺得,深入去對焦一件事,都可以令體制出來負責。

而作為藝人,甚至是娛樂圈的人,應該怎樣看呢?我自己可能半身處於娛樂圈中,會有比較多體諒。藝人是一個人,但你看到他的一切都是來自不同人為他打造,而成為台上的一個商品。所以有些藝人就算他有自己的意見,他有個明確的想法,他未必是怕壓毀自己的事業,而是可能他說了一件事,另一個工作被中斷,是會令另外兩個人失去工作的。

問:很多人因為政見不同與朋友、家人、甚至伴侶鬧翻,對此有什麼建議?

卓:我認識了一個22歲的少女,是在街上認識的,她一個人遊行,我說:「沒有人跟你走嗎?不如我跟你一起走吧。」我們走到金鐘夏愨道,我問:「為什麼沒有家人朋友和你在一起?」她說:「我家人全都是深藍。我在家中已經不會再說話了。」她做了很多事情,現場背著一個小背囊,裏面全裝著咖啡水,在現場派發給其他示威者,她的錢就是用在這個地方。請問誰還可以說我們有外國資金?我真的很想知道。

問:有什麼說話想要對香港人說?

卓:香港這個家,這個說法好像很感動,不如說香港作為一個朋友,好像認識了很多年,但直到現在才知道,原來它有這麼多勇氣,有這麼大的決心。以及我覺得最厲害的是,原來香港有這麼大的想像力。基於我們的想像,想像怎樣做得更好,想像更多的方法,想像我們如流水,想像一個我們可以爭取回來的道理。我一直以為香港人只會去旅行、吃喝玩樂、打邊爐、飲綠茶,我非常榮幸自己是香港人。

Interview by Fortune Insight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