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民落丨葉朗程

Observation

做一個君子最痛苦的過程是學習怎樣面對一個爛人也要秉持著「對事不對人」的精神,但痛苦的過程讓人學習和成長得最快。

對事不對人,說余文樂。

世界上有多少紛爭也不是源於 A 君與 B 君持有相反意見,而是 A 君與 B 君看到事實的不同表面。當一件事情發生的時候,因為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在場,而就算同時在場也很自然地會有不同演繹,所以法律、法官、陪審團才會這麼重要。

誰是誰非,不是由傳媒決定,不是由市民決定,也不是由一班沒有法律教育基礎的政府官員決定 (最有法律教育基礎那位高級官員的丈夫也犯了法所以很多市民也在懷疑她到底懂不懂法律)。誰是誰非,需要由一班中立、有知識、有判斷能力的人決定。

余文樂說:「我不認同也不支持所有違法的人和事。」好呀,great,在你工作的娛樂圈內,上至老闆下至藝人,有幾多個犯過法甚至坐過監,你比我更清楚。你咁有型,佢哋犯法又唔見你出聲?

對,示威者做過很多行為也是涉嫌違法的,但所謂明辨是非並不是抽出事實的一小部分來評論,而是要宏觀的分析。反送中之前,示威者有沒有如此激進過?是他們無故失了控,還是政府首先失了控?身在香港,你放一部 macbook 在車裏是安全的。身在外地,同樣情況,半小時內你的車窗和電腦都必定會很快消失,講緊係好似美國咁文明嘅地方。

想說,一個罪案率低嘅城市,一個安全到可以亂擺嘢喺車都唔驚嘅城市,一個本來黑社會係會驚警察而警察係要打擊黑社會嘅城市,點解無端端唔同晒?

一個妻子殺了自己丈夫,是犯法。你想像一下,如果那個妻子每晚要對著一個喝醉回家然後喜歡對她家暴還要是家暴到每天用滾水和利器和硬物來招呼她和她子女的丈夫的時候,我們還可不可以說她是謀殺?可以,不可以,審過才知,這就是法治。

明白,高橋良介都話自己係 Chinaman,同你一樣,高呼我是中國人,咁點解啲人唔鬧佢嘅,係咪欺負你呀?梗係唔係啦,佢話自己係中國人,但佢冇講埋晒啲「我唔認同你我唔支持你」呢啲娘嘢嘛。

In the world of hip hop,即係最多潮人嘅地方,佢哋最鍾意就係 diss 呢個 diss 嗰個,但人哋 diss 係表達自己,唔係為咗取悅一個極權。算啦,唔只喺秋名山,係現實世界,你都係贏唔到佢架 FC 㗎喇。

後加:作為公眾人物,diss 完人之後即刻 private 自己 account,縮到咁真係開創先河。

作者:葉朗程

Fortune Insight公開專欄招稿,若你有意成為FI專欄作家,請投稿至info@fortuneinsight.com,附上個人照片及簡介,文章會由FI編輯部潤飾、刊登。 若有任何財金市場、初創、商業的新聞稿或廣告合作,歡迎inbox或電郵給我們。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