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摧毀一個城市|FI 編輯部|Fortune Insight

Happening

想要摧毀一個城市,不需要導彈、坦克車、機關鎗,只要令這城市的優勢消失,讓它變得平平無奇,它就死去。

筆者在過去一星期皆不在港,原因是要回到內地處理一些家事,跟過往一家人到內地遊玩的經驗不同,以前吃喝玩樂,不會有太多麻煩事;而這次我需要與不同的政府機關和法律團體周旋,說實話,一點也不好受,是很落後的體驗。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我約了內地的法律團體會面,港人對律師的印象是相當專業的,總是西裝筆挺,而且能提供專業的法律意見,但這次我所接觸的內地律師,跟我所想像的有天淵之別。

我當時需要寫一份申告書,而受聘的律師跟我會面時,首先是衣衫不整,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而會面的辦公室連整齊都算不上,非常簡陋,地下的磚崩了一角,辦公室的燈也壞掉,辦公桌子小小的,倒是有一張很大的茶桌用來飲茶招呼人客,這是我從未想像過的情況。

Photo from Fiveprime

好了,當我提出會面是要寫申告書的時候,律師給了我一張白紙,我當場呆了,問他的意思是什麼,沒想到律師竟答:

「你要寫自己的意願,這點的幫不了你,你要自己寫。」

「我請律師不就是要你幫我寫嗎?你給我一張白紙,叫我自己寫?」

「是的,就是你要自己寫,這點我們不負責的,你上來前,總要自己想好怎樣寫吧?」

如果是在香港的律師樓發生這件事,我想我已經爆粗走了,但沒辦法,這裡是中國,必須「入鄉隨俗」,於是我問是不是付的錢不夠?非也,原來他們不想沾手,只想客人自己做完所有事,律師唔使做,他只求「象徵性」簽個名而已,便收錢了。

最後,我問他有沒有reference,這樣我寫起來也易一點,但他說每個案件的性質不一樣,不能從一而論,拒絕給我reference。我也只能靠自己寫了一段字,再由他核對簽名。

僅此而已,非常兒戲,我想這是我人生以來面對「專業人士」最糟糕的一次體驗。

今天跟同事說起,他們以為我吹水,但我以上的經歷百分百真實,絕對無加鹽加醋;我在上述事件作了兩個「讓步」,一,他令我對內地律師專業水平感到無奈,作了「讓步」,親自寫狀紙,這是一種倒退,二,我最後只能入鄉隨俗,問他們是不是錢不夠而不想幫我,以為金錢能疏通疏通。

Photo from pixabay.com

當然,我相信中國之大,好的律師也有不少,但始終非常參差,第一線的城市應該還可以保持我所想像的專業,但去到三、四線城市,也許只有更差沒有最差。

香港是一個法治城市,高水準、專業、準確的法律專員比比皆是,這次「送中」之所以引起如此大的反抗,說穿了除了利益之外,就是對內地司法制度的不信任,無論香港的法律多專業多公平,面對大國的制度,只能勉強的配合,大石壓死蟹,不到香港發聲,這是最悲觀的想像。

我上述的經歷其實還有下文,跟內地省市政府談法律,簡直就是惡夢一樣,筆者在此不多談了。

「想要摧毀一個城市,不需要導彈、坦克車、機關鎗,只要令這城市的優勢消失,讓它變得平平無奇,它就死去。」

這其實筆者改自倪匡的話而來的,倪老先生許多年前,已將中國、香港看透了。

此欄由《Fortune Insight》編輯總監所撰寫,剖析社會、財經、樓市、創科、職場等關鍵議題。

Fortune Insight公開專欄招稿,若你有意成為FI專欄作家,請投稿至info@fortuneinsight.com,附上個人照片及簡介,文章會由FI編輯部潤飾、刊登。 若有任何財金市場、初創、商業的新聞稿或廣告合作,歡迎inbox或電郵給我們。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