拙望丨葉朗程

Observation

長嘆一聲,因為除了無奈,也只有無奈。

其實「無奈」一點也不抽象,每當你想為一件事盡點力卻知道自己無能為力的時候,便是無奈。套三個我覺得不是太正統的字去解釋「無奈」,是「無力感」。

母校宣佈蘇英麟校長即將退休,由一位叫陳偉倫的接任,本年度的無力感突然跑上最高點。

有些華仁仔對這個決定表示極度失望,而我也只敢寫「有些」華仁仔,不敢寫「很多」華仁仔,因為我也不知道「有些」到底是幾多。我只知道,每一位我在讀書時期要好的朋友也對此表示厭惡和憤怒,葉某不是例外。

接任的陳偉倫有什麼不妥?我聽過有關他的負面評價,大部份都是沒有經過證實的猜測,所以就這樣陳述出來對陳先生不公平。但有一點倒是千真萬確:他以前不是華仁仔,甚至乎是 St Jo 的。光是這一點,已經夠華仁仔火了。

  • 【和理非非】和平非暴力抗爭,公民抗命的啟蒙史

  • 人到中年,已經說不出像「華仁與 St Jo 勢不兩立」這樣熱血的話,但正如黃絲和藍絲一樣,兩校真是勢不兩立的。

    「妖,」有人可能會問,「有幾勢不兩立呀?」

    你是華仁仔是不是?你跟 St Jo 勢不兩立是不是?那好,我問你:

    另外一家公司加你三倍人工,然後你發現那家公司的老闆是 St Jo 的,難道你會 decline 人家的 offer?

    過馬路差點便被一部貨車輾斃,就是一個 St Jo 仔捨身救了你,難道你會跟他說「要你救我寧願死」?

    跑步的時候巧遇林海峰,他跟你說「喂你咁靚仔可唔可以同你影張相」,難道你會反他一個白眼然後說「我從來不與 St Jo 仔合照」?

    不會,當然不會,通通都不會。

    就正如,藍絲的七姑媽可以跟黃絲的八舅公吃飯、看戲、旅行,開開心心相安無事,因為勢不兩立都有一條線,不僭越就不礙事。

    但 St Jo 仔當上港華校長就是嚴重地僭越了那條線。

    說了這麼久,其實不是想帶出什麼是華仁精神,而是想藉著華仁仔的一腔怒火,說明一個道理。

    問責。

    既然不快的事情發生了,誰的責任?

    新任校長的責任嗎?不會吧,他從正規途徑求職,經過面試和校董會的決定後得以接任,哪有錯。

    校董會的責任嗎?有可能,但可能性不大。如果每個 candidate 都是華仁舊生而且劍橋畢業,你還要選其他人,那可能真是校董會的責任。但校董會跟華仁仔同一陣線,所以我的理想推斷是,所有求職者甩皮甩骨,難得有個「似番個人」的已經是萬綠叢中一點紅。

    沒有辦法中的辦法是一個沉重決定,但總好過沒有決定。

    再追究下去是誰的責任,很不想說,但也要說。

    《盲探》中的劉德華說過一句:「真相,可能唔係咁容易接受。」

    還記得誠哥的金句嗎?「有能力嗰啲又唔出嚟,冇能力嗰啲又爭住做。」

    沒能力爭著做固然惹人討厭,但「罪魁禍首」其實不是有能力卻不站出來的很多很多位華仁仔嗎?我當然不敢說自己「有能力」,但如果我有,我便是罪魁禍首之一。

    人望高處,當我們面前有一個薪水可以高一點權力可以大一點的選擇,華仁精神已經是一點被吹熄了的燭光。

    正因如此,現任的蘇英麟校長更值得我們尊重,因為他有能力依然爭著做。

    如果有天可以跟蘇英麟校長相遇,縱然正視著你也覺有愧,但也不得不垂目拱手說一句,you are not only a Wahyanite,but even a Wahyanist。

    作者:葉朗程

    Fortune Insight公開專欄招稿,若你有意成為FI專欄作家,請投稿至info@fortuneinsight.com,附上個人照片及簡介,文章會由FI編輯部潤飾、刊登。 若有任何財金市場、初創、商業的新聞稿或廣告合作,歡迎inbox或電郵給我們。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