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的攻關丨葉朗程

Observation

惰性是阻礙人類進步的最大元凶,簡單例子就是當我們對一件事或行業沒有理解的時候,我們總會選擇道聽途說,懶得透過親身驗證來綜合一個屬於自己的結論。

所以那些連一位空姐也不認識便將如此一個偉大職業踩在腳下的冇識之士是最最最值得我們鄙視的。

空姐默默扛下的罪名包括貪慕虛榮、私生活唔檢點、入行都係為咗識個有錢佬嫁出去等等。

講真,唔通嗰啲捱生捱死為咗攞個會計師專業資格嘅 big four 妹妹仔其實就個個生活樸素、守身如玉、甘願忍受買多幾個面膜已經冇咗嘅皮幾嘢起身點唔係為咗識多啲富二代而係希望捍衛香港嘅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人唔笑狗都吠。想說,每個行業都有外表香甜但內裏其實係酸到不能入口嘅橙。

葉生,咁你又認識幾多位空姐?

  • 【未解決】就樓市爆破與經濟學者商榷:樓市難逃終極一爆,最終會嚴重損害香港經濟?

  • 實不相瞞,雖然曾經有個租客係空姐,但我一個空姐都唔識。要識空姐,需要天賜良緣,因為除非咁啱你有朋友有個空姐朋友然後又肯無私地介紹畀其他朋友認識,否則要識空姐真係有難度。

    葉生,點會有難度呢?搭飛機咪識到空姐囉。

    搭飛機識空姐,係嗰啲鍾意借啲意叫個空姐過嚟斟杯水畀你然後就講啲完全唔好笑嘅笑話同啲空姐搭訕嘅中坑所為。終有一天我會是個中坑,又或者我已經是個中坑,但我一定不會容許自己變成那種不知所謂的中坑。

    問題:如何在機上拿到空姐電話號碼而不失公子的優雅?

    答案:這是近乎沒可能的事。

    近乎沒可能,還是有可能。

    世界存在奇蹟。

    但請千萬記住。

    奇蹟不是上天隨機抽樣的結果,上天是不會無端端給你一個奇蹟的,所有的奇蹟都是源於一個信念。

    這個信念叫執著。

    佛陀叫我們放下執著,但佛陀要我們放下的執著是 stubbornness,並不是 tenacity。所謂 tenacity,即是一種正面的執著,一種值得堅持的執著,一種會為蒼生帶來價值的執著。一聽就知,點樣攞空姐電話是需要一種極致的 tenacity 才能完成的偉大工程。為了完成這項工程,我決定執著下去,直到我攞到一位空姐嘅電話為止。

    不過不過搭過咁多次飛機,都未真係遇過一個令我有衝動嘅空姐,直至,直至,直至有次選擇了另外一家航空公司,我才遇上我的第一位空中女神。

    那一天,前面一位搭客無禮地拋下一句:「可以幫我放上去嗎?」

    站在這位搭客身旁的空姐那個難為的表情只是出現了僅僅零點一秒,然後很快便擠出一個和善的笑容並說了句 no problem。

    淺藍色的眼影塗在一雙娃娃般的圓眸上面,抿著的朱唇抑壓著一絲委屈,加起來竟可是一副如此楚楚動人的俏臉。我終於遇見一位令我有衝動的空姐,是讓我伸出援手的衝動。「Let me help,」我站起來說。這位空姐看著我,眼神像一隻中伏受傷的小兔子被拯救出來般感激。

    「Thank you Mr. Yip,」她說。厲害呢,飛機未起飛已經背熟了搭客的名字。萬萬想不到久經沙場的葉朗竟然會被一句 thank you Mr. Yip 弄得面紅耳熱,看來我要冷靜一下才可以盤算下一步的深度交流。

    返工都冇咁大壓力,如何在天空中與一位空姐作出深度交流直情可以列入世界十大難題。

    可惜也難不倒我。

    「Hi,」我看清楚她的名牌說,「Annette, 可唔可以畀三張紙我?」

    她說 of course,殷切的微笑還帶著一絲溫柔。

    我在其中一張紙上寫了幾隻字,然後摺了一下,再在紙上寫了她的名字。

    趁她給我送餐的時候,我把那張紙交給她;雖然表情錯愕是預計之中,但面顰發紅得如此明顯倒是意料之外;她接過信紙後只是緊緊握著,沒有再看我一眼。

    過了半天,她過來收起我的餐盤,秒速放了剛才的信紙在我前面。

    我打開信紙,看到自己剛才寫的:

    幫乘客放行李喺上面係咪你嘅 job duty?如果係,全機咁多人,每日咁舉法,你退休前應該可以參加奧運舉重。

    繼續往下看,是她的字:

    Not my duty,但邊有得 say no。做我哋呢行,只要乘客要求唔太過份,間中忍一兩次,算係人工應該包埋,唯有安慰自己當做 gym。But thank you again!

    約一小時後,我按了一下 call button,出來的是她。

    「可唔可以要杯蘋果汁?」我說,再給她另一張信紙。

    「冇問題葉生,」她接過信紙說,「請等等。」

    之後她拿著一個小盤子出來,再放到我面前,上面是一杯蘋果汁,和剛才那張信紙。

    我打開信紙,看到自己剛才寫的:

    「見你來來回回幾次,每次望我嘅眼神都好似特別溫暖,我係咪有妄想症?」

    繼續往下看,是她的字:

    「坐你前面兩行嘅人,叫做李澤楷先生。雖然佢有私人飛機又有民航機師牌,但成日都搭我哋公司。如果你見到我望你嘅眼神仲溫暖過望佢,我擔心你有白內障。」

    我忍不住大笑起來,突然有種信心大增的感覺。

    機師宣布開始 descent 的時候,她又走了出來。我很自然地給她最後一張信紙,她熟練地收了起來。

    準備降落的時候,我從洗手間走出來,信紙已經放了在我的座位上。

    我打開信紙,看到自己剛才寫的:

    「離地三萬呎嘅高空上面,留低你嘅電話號碼畀乘客,會唔會違反空姐守則?」

    帶著萬分緊張的心情,繼續往下看,是她的字:

    「會,而且人工唔包。」

    我差點失望地撕掉信紙,然後才留意到下面還有一行專登寫得超細的英文字:

    “But we are in no position to stop any passenger from leaving their phone number with us.”

    調情不忘專業的空中服務員只此一家,SQ 能夠成為世界第一的航空公司絕對實至名歸。

    作者:葉朗程

    Fortune Insight公開專欄招稿,若你有意成為FI專欄作家,請投稿至info@fortuneinsight.com,附上個人照片及簡介,文章會由FI編輯部潤飾、刊登。 若有任何財金市場、初創、商業的新聞稿或廣告合作,歡迎inbox或電郵給我們。

    訂閱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訂閱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