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張菜單丨葉朗程

Observation

公司新加玻那邊的大老闆為幾位東南亞富豪搞咗個考察團。

其實這個所謂富豪團的成員不是那些富豪本人,而是每位富豪派出的代表,即是所謂一些 family offices 的話事人。唔好以為「代表」就唔使尊重,所謂揸住鷄毛就係令箭,尤其是這班「使節」講一,富豪都好少講二,新加玻那邊的老闆和我們香港這邊的老闆每天緊密溝通,隆重其事,務求要我們香港這邊以最高規格接待那些使節。

做到嘅生意入幾多落新加玻嗰邊本薄,入幾多落我哋香港,可以遲啲傾,不過呢一刻淨係知做得唔好實瀨嘢。

「有邊個想跟一跟?」我們的老闆問。 

以為沒有人會舉手,怎料有位叫柯士丁的同事自告奮勇。老闆瞧著柯士丁說了聲 ok,「就你跟」,然後補多句:「Marcus,都睇吓 Austin 有咩需要幫手。」言下之意,不但是 Marcus 要在適當的時候補 Austin 個位,還是 Marcus 要在任何時候幫 Austin 把關。

  • 【香港奇蹟】網絡自發眾籌百萬登國際頭版:德國最具影響力報章《南德意志報》政治版頭版刊公開信!

  • 雖然九成九讀者不是我同事,但心水清的話,當中的各種因果關係應該不難看到。

    第一,點解冇人會舉手?做得好又唔知分幾多,做得唔好又要孭鑊,苦差呢,舉手等於送死。

    第二,既然係送死,點解 Austin 又要舉手?佢已經好一段時間冇數,繼續咁落去應該凶多吉少,橫掂都死就梗係搏一搏。

    第三,點解老細要 Marcus 「幫手」?無謂講出口,我份人一向都係純情專一謙厚老實,「葉朗喺大廳老細唔會驚」呢啲咁抬舉自己嘅口號,我真係講唔出口。

    使節團的目標本身好 straightforward,牽涉的銀碼亦相對細,即係我哋唔使落力 sell,富豪唔使點做融資,交易也可速成。咁當然,好似呢種嘅投資項目,唔使話全世界,就算係小小一個亞洲都已經多如恒河沙數。我想講嘅係,使節投資嘅機會好大,唔係因為項目質數本身好,而係新加坡老闆同呢班使節嘅關係搞得好。

    換句話講,其實我哋香港呢邊要做嘅工作,都只係執頭執尾。咁執頭執尾係咪可以求其做呀?如果執得唔好,使節唔高興,一個仙生意都唔做,你估新加坡那邊的老闆會怎樣?累人冇咗單十拿九穩嘅生意,即係阻人發達,即係殺人父母,即係死九次都唔得掂。

    但由入住酒店到上來公司開會的安排也沒可能出什麼亂子,最終也只是些瑣瑣碎碎的事而已;Austin 交給下屬張羅,也算合理,守住最後一關便是了。

    怎料,午飯那張菜單出了事。

    Austin 的下屬給他發了一個電郵,內裏有三個菜單,有 cc 我。我未仔細看菜單,但覺得選擇的餐廳很有問題。點會去嗰間呢?唔係話嗰間唔好食,但個人意見就是欠了一點莊重和矜貴。再看一看菜單,感覺反而好了些,因為最貴那張菜單的菜色還不錯。

    但過了一會兒,Austin 走過來跟我說,他會選最低價那張菜單,問我有沒有異議。我沒有轉彎抹角,直接說,應該最貴那張適合一點。「但一餐 lunch 八百蚊 per head,」Austin說,「好似貴咗少少。」普通人一餐飯梗係貴,但我們要招呼的是何等人物?我沒有說出我的想法,只是說,如果揀最低價嗰張,即係四百蚊 per head 嗰張,起碼 main course 轉個 quail 或者和牛啦 (本來係 salmon) 

    之後他叫同事跟餐廳聯絡,轉了 quail,價錢加咗少少。「咁就呢張啦,」他說。

    「我知唔應該麻煩 Sally (我們老闆),」我說,「不過反正仲有幾日,不如 send 畀佢望望啦。」

    於是 Austin 給老闆發了一個 email, 是這樣的:

    Dear Sally,

    Attached please see the lunch menu as suggested by Marcus.

    Austin 

    老闆反應奇快:

    Rocket salad as appetizer? Is it a joke?

    柯士丁秒覆: 

    My bad.

    I have not looked at it before. I will handle it myself from now on and revise soonest. 

    Austin

    故事講完,最終的菜單是什麼完全不重要,反而我只想分享一件事:嗰晚我冇食過晚飯。

    各位女士,原來減肥嗰陣食乜嘢最好,答案係死貓,食完死貓你唔會有胃口食任何嘢。

    那一晚,我不停在想的問題是,怎樣跟老闆說清楚?每當我想不通的時候,我都會請教上師,即是來自西藏那位活佛。 

    「事情就是這樣了,我該怎麼跟我的老闆說?」我在微信問上師。 

    「什麼都不用做,別生是非。」

    「你說什麼呀你?我生是非?我是受了委屈的受害者啊!」

    「委屈是你看到的東西,是非是你老闆看到的東西;你跟她說所謂的真相,你就是希望她知道所謂的誰是誰非;那你生的不是是非是什麼?」

    我呆了。 

    「還記得我教你什麼是『執著』嗎?」 

    「只看到自己眼中的東西,」我說,「是執著。」

    「那『無我』是什麼?」 

    「看到每個人眼中的東西,是無我。」

    佛理引領我們尋找的答案,就是建立自我,追求無我;放在小小的辦公室裏,「自我」是自己的能力和價值,「無我」是一個整體的目標。

    「生是非」既不是「自我」也不是「無我」。

    一個好的老闆最討厭兩件事:蝕錢,是非。 

    要是你喜歡跟隨一個喜歡聽是非的老闆,那也說明了你的素質。

    英文的 rise above 很有意思,解釋是「不被控制或傷害到」,例句有rise above the criticismrise above the provocationrise above the pettiness。重點是 rise and rise and rise,不斷的升起、升起,再升起。 

    升到哪裏去?

    站在水平線近距離看是非,你會看到是非放到最大的一面,讓你目光放不遠,執著於眼前。

    升到最高點看是非,你連是非的樣子是怎樣也不會再看得清,因為你看到的只有大局。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是非。 

    有是非的地方,就可以高下立見。

    作者:葉朗程

    Fortune Insight公開專欄招稿,若你有意成為FI專欄作家,請投稿至info@fortuneinsight.com,附上個人照片及簡介,文章會由FI編輯部潤飾、刊登。 若有任何財金市場、初創、商業的新聞稿或廣告合作,歡迎inbox或電郵給我們。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