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兒丨葉朗程

Observation

望子成龍望到要畀錢仲介機構去搵人代子女考入學試,聽起來是內地同胞的殺手鐧,但原來美國的商界領袖和荷里活影星也會就范。紐約時報報導,聯邦探員最近檢控了五十個人,「in a brazen scheme to buy spots in the freshman classes at Yale and other big name schools 」。天下烏鴉一樣黑,可憐有頭有面的父母最容易腦閉塞。教好一個孩子之所以難,是因為教壞一個孩子實在太易。

有人很驕傲地對我說,他決定為自己的孩子起名 Midas,問我好不好?英文有句話叫 Midas Touch,意思是點石成金,你說這個名字好不好?表面好,實則不好。我也忘了確實的典故,但在這個著名的希臘神話裏,Midas 有了點石成金之術之後,不知是因為所有觸碰過的食物都變成金所以餓死,還是錯手讓自己的女兒變成一磚金像所以傷心死,總之是沒有好下場的。從這個看似是風馬牛不相及的改名故事,我只想帶出我的感受:培育子女,好心做壞事的例子比比皆是。

幹我這行,寵得再壞的富家子女也見過。

有個做了兩年房地產基金的年輕人見工,我們最終決定給她offer,但她竟說要拿我們的 employment contract 給媽媽看看,因為媽媽是某律師行的合夥人。聽到呢個要求,我本來想叫佢同佢阿媽上嚟公司,親手摑佢一巴,摑佢阿媽兩巴,但想深一層,有什麼懲罰大得過有個這樣的女兒,有什麼懲罰大得過有個這樣的阿媽,有什麼皆大歡喜得過見證「種什麼因得什麼果」。

也見過一些看似值得同情的「小朋友」。

  • 【防彈管理學】南韓男子組合防彈少年團搶攻歐美,獲得主流成功,靠的是「故事的威力」?

  • 未做份工嗰陣,已經 (同佢阿爸)講明份工唔好做,佢 (阿爸) 死𦧲難𦧲,咁咪畀你 (個仔) 做囉。突然有日同我講,阿仔本來冇事,做咗份工之後開始抑鬱。大哥,你一講抑鬱,可大可小,我點敢繼續折磨你 (個仔),問題係我聽完你咁講我仲抑鬱。第二日佢 (唔係佢阿爸) 畀信我,加多句「我阿爸叫我唔好做」。我想同佢講,你阿爸呢句有幾 powerful,連佢自己都唔知。做一萬件事也未必可以幫到一個人,但要害佢,一句,真係,一句已經可以。

    講起抑鬱。

    有次在成都某家六星級酒店晚飯,一個年輕人在隔壁的房間搞生日派對。

    當侍應在我們的房間換碟的時候,隔壁其中一個年輕人打開房門,「不好意思打擾一下」,然後就叫那個侍應去他們的房間拍照。侍應面有難色,我們也覺得此舉極為奇怪,但無可奈何之下,我們其中一位朋友便對侍應說「沒事你去吧」。過了一陣,侍應回來,我笑著問侍應是否全間餐廳只有他會拍照,他之後的答案讓我不懂反應:「不,他們是我的大學同學。」

    原來侍應是大學生,在酒店兼職,他的大學同學在這裏慶生。侍應告訴我們,這裏的經理很好,本來問他是否想休假一天,免得尷尬。侍應也其實猶豫過應否休息一天,回家問爸爸意見後,他的爸爸只說:「你自己的人生,你自己作主,但我不明白為什麼要尷尬。人家花父母的錢也沒有想過躲起來,你為自己賺錢不是可以抬頭抬得更高嗎?」兩個大學生都富有,一個富在口袋的錢,一個富在人生的經歷。

    所謂經歷,就是挫折之後站起來的過程。如果你的人生沒有經歷,你真是害了你的朋友。為什麼?他朝一日你死了,朋友在你喪禮想說幾句話也不知有什麼好說,難道說你洗錢真係有一手?

    希望子女努力,並不是因為要他成功,而是想他活得有尊嚴。

    作者:葉朗程

    (文章由作者授權 Fortune Insight 獨家刊登

    (標題為編輯所擬)

    Fortune Insight公開專欄招稿,若你有意成為FI專欄作家,請投稿至info@fortuneinsight.com,附上個人照片及簡介,文章會由FI編輯部潤飾、刊登。 若有任何財金市場、初創、商業的新聞稿或廣告合作,歡迎inbox或電郵給我們。

    訂閱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訂閱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訂閱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訂閱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