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夜的日本東京街頭,你不難發現很多西裝筆挺的「街頭睡漢」。紀錄片導演阿蕾葛拉(Allegra Pacheco)從2012年開始到日本旅行定居,當她初次看見在地上喝到醉倒或甚至只是累到睡著的上班族,她驚嚇不已:她原以為,日本是個極為有秩序、有禮貌的國家,街上的流浪漢比起歐美國家簡直是少之又少,想不到到了晚上,大街和地鐵裡卻看見一個個「陣亡」的上班族。

Photo from JW Web Magazine

阿蕾葛拉決定作出一個出乎大家意料的舉動,她開始到商店買小蘇打粉,每當晚上走在街頭遇到睡倒在路邊的上班族,她便拿出蘇打粉把人們給框起來並拍攝紀錄照片,這樣的舉動讓許多人都以為當事人可能已身亡或是什麼犯罪現場,而阿蕾葛拉則表示:「我這麼做就是為了要引起關注,人們把重要的東西圈起來來強調重點,而我覺得這是個非常需要關心的議題,所以認為把他們圈起來有一定效果,又能讓人們注意的這個議題。」

Photo from Vimeo

Photo from Metropop

她發現,日本社會一個非常嚴重的普遍問題加班文化,而且經常可以聽到加班至死的新聞。而其實阿蕾葛拉並不是第一個指出「日本上班族生活極度封閉」的人,在這之前就有許多新聞或學者提出這個社會現象的嚴重性,上班族把80%的精力與時間花在公司上,在這之前voncho也介紹過日本持續激增的「40歲處男」,而會有這樣的社會問題也多多少少與過於封閉的社交圈、除了工作以外沒有自己的人生有關。

有專家指出,日本大城市有近四分之一的上班族平均一個月的加班時間超過80小時,如果以一日工作8小時計算,除了平常上班日,日本上班族足足多上了10天班,每五人之中就有一人有過勞死的風險,除此之外也有可能引發中風、心臟病或壓力大導致憂鬱症甚至自殺。

Photo from Phrames Co.

在紐約大學教授日本文化的湯瑪士(Thomas Looser)表示,日本的「加班文化」是在二戰後才開始流行起的,當時原本發展重心為軍事力量的日本,將重心轉移到經濟重建與工業發展上,這也讓日本人從「以天皇和國軍為家」的文化變成「以公司為家」,日本人無私為家人奉獻的觀念也順利成章的被轉移到公司文化。

不過,這樣刻苦的努力與積極的確為日本經濟帶來了好結果,19601980年的「經濟奇蹟」讓日本耀升至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不過在經濟實力提升的同時,過勞死的案例也隨之上升,人們也開始對生命及成功的定義產生質疑,1990年日本經濟突然泡沫化,經歷了幾次經濟大蕭條,但沒想到日本的加班超時文化卻越來越嚴重。

Photo from Vimeo

當公司不再充滿前景,人們對未來沒有憧憬卻又無處可逃的情況下,喝酒應酬成為人們舒壓解愁的應對方式,看似消除了上班族的壓力,但事實上喝太多也對他們的身體與心靈造成更嚴重的負擔。

每到了週五,在街上睡死的上班族是平常的三倍,阿蕾葛拉表示據她的觀察,上班族們會從酒吧到地鐵的路上一個接著一個不支倒地。儘管過勞死的問題在日本幾乎已持續了近十年,但日本政府幾乎是到了去年才開始正視這個問題,因為一位24歲的年輕女孩在公司加班超過105小時後,壓力過大而跳樓自殺,引起社會的關注,讓政府不得不採取對措施。

Photo from Phrames Co.

對此,日本政府剛公佈了新的政策:職員每個月不可加班超過100小時,但有家認為這樣的加班長度仍然太長,健康風險依舊存在。

Source:Allegra Pacheco

Text by Fortune Ins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