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宅職薯

18歲放棄香港大學取錄,踏入社會由低做起,同時兼讀至雙碩士後,方驀然感到進修有助職場上流只是一廂情願。極討厭辦公室政治,卻發現只有精於此道才能在職場生存。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