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崛起】港版國安法實施後,科企與港府或已達成協議,供出港人數據資料。

Happening

1,534

英國《Guardian》(衛報)引述一名美國國務院(US state department)高級官員指,多間大型科技公司可能已經妥協,遵從中國政府的秘密要求,索取存放在香港的用戶資料,以及已經坦白供出存在香港的敏感資料。

緊隨著極具爭議的國家安全法,容許香港政府在牽涉到威脅國家安全的事情上,向企業索取敏感的用戶數據後,大型企業與香港政府之間可能存在著秘密協議。

雖然其中一些科技及社交媒體公司,例如Facebook、谷歌(Google)及微軟(Microsoft)在港版國安法於六月落實後,隨即宣佈會暫停遵守任何索取香港數據的要求。然而民運人士、法律專家、前任及現任美國政府官員,都對這些科技公司能否抵抗港府的法律要求表示懷疑。

美國國務院稱,「這是有機會發生的,因為香港政府加諸於企業的限制,有可能使得它們不可以透露任何風聲。」又補充指,如果那麼要求「繞道」到中國內地的法律系統,這將如同跌進黑洞一樣。「企業們會被中國當局告知,『如果你公開我們向你索取資料的事實,你將會違反我們的法律。』

Facebook及谷歌未有回應查詢。

微軟稱,「我們會遵守任何的新法制。我們正重新審視這條新的法律,以理解它的含意。以往我們接獲香港政府的要求相對上通常較少,但由於我們正進行檢討,故先暫停回應香港的要求。」微軟拒絕回應美國國務院的說法。

現正處於海外,但仍然為著香港民主運動發聲的的香港民運人士鄺頌晴(Glacier Kwong)認為,這種資料的威脅,將使她回憶起2004年雅虎(Yahoo)應中國政府的要求,交出記者師濤(Shi Tao)以他的雅虎帳戶發送,有關中國如何限制他報道美國人權論壇紀念天安門事件的詳情。

Amnesty International voice for Shi Tao
Photo from Internet

鄺頌晴稱,如果中國取得她們多年來被Facebook及谷歌收集到的,最「敏感和私人(highly sensitive and intimate)」的數據,這將會為她和另外的民運人士帶來「很大的麻煩」。

她說:「我不想老實說但我需要這樣說。(I don’t want to put it that way)。如果谷歌或者其他科技公司遵從這條國家安全法,這其實是間接地幫助香港政府及中國政府,去鎮壓或壓逼這個公民社會。」

民運人士如鄺頌晴等人並不是要求企業們放棄香港,但認為所有企業也應該要將它們收集或儲存的數據減至最少,即使這些公司已經限制了資訊的存取權,也應該要把它端對端(end to end)加密成編碼(encrypt)。

另一名異見份子,住在華盛頓(Washingto)的曹雅學(Yaxue Cao)稱,企業們應該要記住2004年雅虎的個案,企業的認受性在事件中受到傷傷(reputational dmage),又需要承擔法律訴訟。然而當時與現在有一個重大的差異:無論是香港還是中國也不會在法庭上承認,她們曾經從大型科技公司手上獲取敏感的數據。

她說,「所以現在科技公司的誠實和正直變得更加重要。」

其中一名曾經與受影響人士討論過相關議題的前美國政府官員稱,依賴那些在中國有著既定利益的公司扮演吹哨人的角色,或者希望當他們被要求披露資料時會勇敢地揭發真相,是有問題(problematic)的。

「企業之間其實很清楚但它們想要沉默,它們想要保持秘密,它們想要作出對他們生意最佳的選擇。」

Source:《Guardian》
Text by FORTUNE INSIGHT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