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判的藝術:特朗普生劏抖音 |中環路人甲

Observation

5,983

正當中國科網企業字節跳動計劃把海外版抖音獨立並分拆出來,打算賣給美國科技公司微軟時,突然遭到美國白宮可能即將採取的行動所干預,而要緊急暫停。由於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其團隊認為出售方案無法完全解決國家安全問題,偏向採取更為強硬的封殺手段。這個消息令微軟需要對收購方案重新評估,同時也讓很多在美國有業務的中國科網企業驚恐得汗流浹背。

很多人都用中美之間的緊張關係去評論此事,更傳言特朗普討厭抖音的原因,是因抖音使他的造勢大會人潮稀落。市場傳聞就不作猜測了,但從商業上去看此事,其實特朗普的行動和判斷是十分正常。特朗普是商場上的談判高手,他第一本個人著作更易名叫作《談判的藝術》。我們可透過特朗普今次對這個交易的干預,分析出他的商業思路及其談判技巧。

微軟願意收購的原因

自從字節跳動釋出善意開始,並願意透過出售海外版抖音來解決問題,暫時就只有微軟的收購意願比較明確。社交平台Facebook並沒有高調向市場表達意向,在戰略上更選擇把金錢花在招募,重金邀請抖音網紅轉會。微軟意向明確的原因,最主要是在社交平台發展一直落後於Facebook,比較有規模及有名氣的,也就只有走專業路線及職場社交的Linkedin。因此,收購海外版抖音是他們搶佔大眾市場的一條捷徑。

如果微軟能成功收購海外版抖音,對Facebook來說是一個十分巨大的威脅,更大大打擊其屬下另一社交平台Instagram的發展。微軟和中國關係相對較好,最低限度中國很多企業還是在使用視窗系統。而其雲端服務平台在國內也是暢通無阻,不像其他美國科網公司受到諸多掣肘。微軟上一任行政總裁巴爾默很早就協助公司進入中國市場,經常訪問中國,更獲當時的總理朱鎔基接見。過去微軟在中國成立了很多合資公司,在中國建立了很多深厚的商業關係。例如微軟和中國最大電腦生產商聯想,單是系統授權就有很多生意往來。

因此,如果字節跳動真的願意出售抖音的海外分部,即使價錢較貴,微軟也很願意作全面收購。除了可幫助微軟快速進入年輕及大眾化的社交平台市場,也可間接為中國科網企業解困,來一個順水人情,使其商業服務平台在中國市場更為穩固,一石二鳥。

Facebook相較冷淡的原因

Facebook知道微軟必定會出高價收購海外版抖音,因此很難高調參與收購談判。另一個原因,可能是因為早年公司已和字節跳動結怨。抖音的海外平台,其實是建基於一個叫Musical.ly的短視頻應用軟件。當年Facebook首席執行官朱克伯格很早就想收購Musical.ly,可惜最後卻被字節跳動捷足先登,間接使他失去這個音樂短影音的社交市場。

假如現在要朱克伯格用高價去收購海外版抖音,感覺就像被中間人「從中套利」,更何況這個「溢價」十分巨大。除了是價錢問題無法與微軟競爭,更多的是面子問題。朱克伯格認為旗下另一社交平台Instagram,利用自身資源複製抖音的成功,是相對理想的解決方法。除非價錢真的十分便宜,否則這筆資金,倒不如用來招聘抖音網紅。

了解特朗普的談判風格

在這個商業談判中,如果由特朗普代表美國科網企業跟中國談判,他會認為字節跳動在談判桌上基本是沒有任何話語權。在特朗普眼中,字節跳動的話語權不止是零,而是絕對的零。

熟悉特朗普過去商業談判的人,就了解他的談判風格,大多是趁火打劫。例如在與紐約市政府談判,在有關重建廣場飯店及特朗普大廈的方案中,就利用「壓迫」手段讓市政府給予非常優厚的稅務豁免。過去很多紐約市政府人員與特朗普見面時雖然面露笑容,但內心大多數是咒罵特朗普。

除此之外,特朗普更愛用律師向競爭對手施壓。在特朗普年青時身邊就有一個律師,名叫羅依科恩。這位律師曾被稱為美國最邪惡的律師之一,除了黑白兩道通吃之外,深諳關係勾兌之道,活在光明與黑暗之間。除了幫助特朗普在紐約清除「障礙」,更是他商業談判上的啟蒙老師。簡單說,「暴力」就是特朗普的談判藝術。

特朗普認為抖音的價格是零

特朗普在整個海外版抖音的交易立場很簡單,如果抖音所掌握的並不是什麼核心技術,某程度上更只是一些美國的用戶群。而在美國境內,又有很多科網企業有能力複製及開發類似的應用軟件和背後平台,美國根本就不應該出錢收購。

除了沒有收購的任何原因,美國科網收購中國科網更是關乎國家面子問題。畢竟以領先科技為榮的美國,永遠都是中國公司對他們垂涎三尺。從一個更極端的看法,特朗普認為抖音所進入的市場,本應就屬於美國企業。如果要美國企業出錢收購本應是自己的市場,在商業上很難說得通,就像侵犯版權一樣,本來就是非法行為。無論這個想法是否有理據支持,這就是特朗普的商業邏輯。

因此,直接封殺海外版抖音,讓他消失於美國市場,其價值就會歸於零。抖音在美國所創造音樂短視頻產業,並不會因為抖音的消失而散去,因為這些用戶最終必然由幾家大型的社交平台所吸收。字節跳動可能會選擇投降,求特朗普容許他們賤價出售。但是,不論最終買家是誰,出售的前題還是要得到特朗普的憐憫和開恩。

假如抖音真的是被美國政府所封殺,最大的得益者必定是朱克伯格。特朗普和朱克伯格之間到底有沒有協議,相信只有他們兩個才知道。但根據兩個的創業歷史及商業手法,兩者應該都是同類型的企業家。即使球場上第一次合作,應該也是心有靈犀。微軟在財務上沒損失,但卻失去一個可以搶佔市場的好機會。當然,最大損失的必定是字節跳動及其投資者。

科網企業的監管風險一直上升

特朗普生劏字節跳動,最大的風險應該是得罪了中國,及可能引發中國政府未來對美國科技公司作出制裁行動。在商業世界中,特朗普的名聲一向不太好。賺錢雖多,但得罪的人更多,所以他應該不太介意中國十三多億人對他的評價。至於反制裁方面,更是沒有什麼可以擔心,原因是在總統大選民意比對手落後的情況下,即使兵行險著,風險已再沒有下行空間。加上朱克伯格在中國的業務少之又少,受傷最多的或許是蘋果。

新冠肺炎打擊全球經濟,實體經濟活動下降,人們紛紛轉到虛擬經濟,透過電商或直播方式銷售產品,同時也帶動遙距營商有關的科技需求。虛擬經濟在新冠肺炎病毒肆虐的情況下,可說是逆流而上。但在逆流而上的過程中,全球政府對其的監管風險也不斷上升。即使在中國境內,支付寶及微信支付也正接受監管機構的反壟斷調查。這個反壟斷調查與中美關係無關,更多的原因是互聯網公司的利潤實在太多,壟斷情況日益嚴重。

最後,我不認為今次的抖音事件或反壟斷調查等會阻礙人類的科技發展。長遠新經濟終需取代舊經濟,或與舊經濟結合並互相合作,使社會創造更多價值。全球科網企業的股價到底會否受影響因此而下跌,就只有水晶球才知道。雖然我沒有水晶球,但根據經驗,未來全球科網企業的法規支出必然上升,律師及相關顧問的財源就自然滾滾來。

P.S. 喜歡我文章嘅讀者,可以到我嘅Facebook專頁《中環路人甲》讚好,俾啲意見。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