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中國將加強對香港的網絡管制,把網絡長城延伸至香港。

Happening

113

週二(7/7)的午夜時份開始,強大的中國網絡長城似乎開始慢慢延伸到香港。

港版國家安全法的其中一部份是擴展警察的權力,香港政府容許香港警察審查網上言論,以及逼使網絡服務提供者提交用戶的資訊甚至關閉平台。

自上星期國安法(6月30日晚上11時)生效後,很多香港人已經感到憂慮,匆忙地移除自己在過去一年與抗爭相關的數碼足印(digital footprint)。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莫乃光在Twitter上稱,「我們已經處身在實際的防火牆之內。」

香港其中一項最重要的優勢正面臨急劇的削弱,就是一個自由和開放的網絡,這是其中一個定義性的特徵,使得香港能夠和中國有所分別。在中國,國際流行的社交媒體和新聞網站都被封禁,包括Facebook, Twitter,Googe以及其他主要的外國新聞網站。

北京理想的網絡管制模式是,民眾不僅只是被限制,而且他們在網絡上的言論也會遭到監視甚至被懲罰,同時網絡公司亦必須審查他們的平台。香港的企業及民主人士對此感到憂慮。

港版國家安全法給予政府權力,要求個人或服務提供者移除內容、或可以直接存取一些被視作對國家安全有威脅的內容。如果公司員工和個人不聽從政府的命令,將可以導致罰款甚至監禁。香港警察在調查與國家安全有關的案件時,可以監察通訊及沒收電子設備。

香港互聯網協會(Hong Kong chapter of the Internet Society)主席羅浩林稱,「國家安全法似乎是要在香港建立防火長城。」「如果你說他們可以要求服務供應商交出你的IP地址或電話號碼是錯誤的,他們可以拘捕你。」

在週一國家安全法新的細則公佈後,Facebook, Microsoft, Whatsapp, Google, Twitter, Telegram及其他公司稱,他們不會接納香港政府索取用戶數據的請求,直至政府重新審視國家安全法的條文。由中國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持有的TikTok則稱它將會完全撤出香港市場。

莫乃光稱,「我們(香港)以往是這個區域的網絡及電訊中心,公司將他們的服務內容由中國搬到香港。現在香港跟中國一樣,所以他們將會離開。」

過往一年抗爭者依靠數碼工具動員進行打爭,現在他們發現這些平台可能也會傷害到他們。政治團體已經解散,以往敢言的民運人士靜悄悄地離開社交媒體,也有些人刪除了舊有的留言。

數碼權益運動人士鄺頌晴(Glacier Kwong)稱,「以往我們有自由,但現在已經被奪去了。這對我來說是極之痛苦的經歷。」「這對公眾能夠接觸到的資訊來說是一種損失,因為人們害怕發聲。他們(威權)正在控制論述,人們可以如何對事物進行思考,以及可以對事物進行甚麼的思考,這是十分危險的。」

專家稱這是十分準確的,因為香港人以往非常有效的利用數碼工具去對抗北京支持的香港政府,現在香港政府瞄準了網絡上的空間。去年香港爆發的這場「沒有領袖的」民主運動,抗爭者透過「連登」(LIHKG Forum)及即時通訊應用Telegram動員進行抗爭。北京嘗試將這指向證明這是由外國勢力所策劃的。

Photo from Internet

專注在網絡自由的澳洲戰略政策研究院(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 focusing on internet freedom)研究員Elise Thomas稱,「這回到了香港人如何有效地運用網絡,要擊破這個抗爭,你需要奪去他們的工具。」

專家指,中國的防火長城並不能立刻複製和套用到香港。中國的防火長城容許政府審查或取得如IP地址及網域等數據資訊。香港是許多私人網絡服務供應商及網際網路交換中心的基地。

羅浩林稱,「這需要最少幾年的時間在香港興建網絡長城」。他補充指,更大的可能是禁止瀏覽部份特定的網站,例如連登或Telegram。

其他人擔心,在國家安全法下,香港實施的網絡限制可能較中國內地更為嚴厲。國家安全法的涵蓋範圍並不限於香港永久性居民及在港外國人,也包容了其他身處香港以外的違法人士。

這條港版國家安全法亦可能使網絡變得「巴爾幹化」(Balkanisation),有些國家會有她們自己的「牆內版本」(fenced-off version),以及主要的國際科技公司將因壓力而選舉不參與在其中。

Thomas稱,「如果我們談論關於『分裂網』及其他碎裂或傾斜的概念,這條港版國家安全法的確是一把冰鑿。」「這(港版國家安全法)把釘子釘進,使得破裂比以往都更快和更深。」

一名策略分析師稱,中國在香港進行網絡管制的可能是,使得接觸特定平台或科技的難度極高,令一般市民不受影響。威權政府在中國內地亦是使用同樣的方法。

但香港人幾十年來已經習慣了沒有任何限制的接觸網上資訊,這將難以輕易的阻止他們。由於北京五月下旬已經宣佈將會在香港實施國家安全法,港人對虛擬私人網絡(virtual private newworks,VPN)及代理(proxies)的搜尋和購買激增,用作隱藏自己的IP地址。

很多人從Telegram轉移到加密通訊軟件Signal,以及有些人將他們的sim卡轉移到了其他國家的服務商。鄺頌晴稱,這並不單是年青人的行動,她的父母最近也將家庭通訊群組搬到了Signal。

羅浩林稱,「人們確實頗為緊張,以及嘗試安裝VPN。他們對甚麼能夠幫助或不能夠幫助他們並不清楚。」又指有一些義工正在舉辦工作坊,教導市民如何使用這些工具,以及如何能夠更好的保護他們。」

「我對香港人有信心。他們不會忘記曾經擁有過的自由。」

Source:Guardian
Text by Fortune Insight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