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隊清泉?】有港警接受《德國之聲》專訪,稱贊成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回應示威者訴求。

Happening

反修例風波持續,儘管政府已經回應其中一項訴求,徹底撤回修例決定,但市民最近關注的焦點似乎落在警隊濫暴、濫捕問題,甚至更傳出警察使用過分暴力知示威者於死地的說法。

法律賦予警隊執法、使用武力的權利,但又是什麼導致警權過大,「無後顧之憂」的執法?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與商界會面的錄音曝光,她提及政府除了三萬名警察甚麽都沒有。然而,這三萬名警員的政見,卻並非一邊倒支持建制。德國之聲訪問了其中兩名自稱「黃絲」的警員。據警隊消息稱,三萬名香港警員中,近月站在前線的警員實質只有一萬多人。

Photo from China Daily

據德國之聲的訪問稱,不願透露身份的警員警員Tom(化名),曾到前線處理示威衝突、亦在警署作後勤支援。他坦言,自上月警方委任原本正退休前休假的警務處副處長劉業成回巢,負責近期處理衝突的指揮,明顯執法手腕變得強硬。「他歸隊後第一個行動就是811,明顯強硬很多,落場前會見到他跟手足說加油,反而見不到一哥盧偉聰。而且近期每次行動前的會議,例如831都講明會作出拘捕行動,之前是沒有的。」

「基本上八、九成警員都看示威者不順眼。一般警察都會認為,由政府宣布撤回修例已回應了示威者訴求, 但抗爭持續是示威者受到美國洗腦搞事,做出傷害警察的行為,種下仇恨。」他又坦言,自己是警隊中的極少數,稱得上政見「很黃」,他支持示威者爭取五大訴求,甚至低調參與遊行。然而,在體制內卻有口難言,

Tom認為,整場反修例風波弄得如斯困局,始作俑者是政府:「社會撕裂了三個月,你(政府)才走出來講動議撤回,又說政府只得三萬警員,這些說話都很假,扮可憐;警隊也是被政府擺上枱,以為靠嚇去執法,將所有示威者拘捕,就以為可以解決問題,但對方根本沒有退讓,人數也比想像多;加上偏頗執法,示威者兩日後被人告暴動罪,但元朗721襲擊事件,至今都未有人落案,根本是政府不作為所致。」

面對對警員「濫權濫捕」的指控,Tom表示「印象最深是811,警方派員喬裝示威者採取拘捕行動,又打又踢,同一晚在太古港鐵站內,近距離向示威者發射胡椒球彈,在扶手電梯衝下去捉人,其實是很危險,有機會受傷,再者在葵芳站內施放催淚彈,根本就是失控。見一個拘捕一個,根本是無計可施,若果二百萬人都走出來,你還可怎樣拘捕呢?」

另一名化名Peter的警員,在警署負責後勤執法工作,他認為,隨著抗爭升級,示威者也偏離初衷:「六月九日和平遊行其實我是支持,因為政府提出修例確實有問題,但其後根本演變成反政府、反警隊,示威者武力升級,有用鐵枝、燃燒彈等,警方自然亦會以催淚彈等相應武力應對;眼見示威者衝擊立法會,香港的核心價值之一,其實覺得很心噏;而示威者亦用激光筆射向警員,說實在真的有傷害性,有同僚真被照後,雙眼通紅而要看醫生。」Peter又認為,示威者提出五大訴求,政府根本無法回應,雙普選需時爭取,而特赦示威者真的沒有可能,如果可以這樣做令他們無罪釋放,法治何在?對政府來說這些是無理的訴求,不會回應,因此才令對抗加劇。

但另一方面,Peter則贊成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形容這一著是「雙刃刀」,雖然可以除去警隊中情緒失控而濫權的害群之馬,但變相要警隊「跪低」他覺得面對當前困局,作為警員也產生無力感,亦有人因為政見不同、不同意警方濫權而萌生去意,包括Peter自己在內也打算辭職。一切也看似回不了頭,但他仍然期望香港可以回復昔日的光景。

Source:德國之聲

Text by Fortune Insight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