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ght:「美帝搞亂香港」只是推卸責任 王慧麟|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Insight

倫敦大學亞洲研究學院法律系哲學博士王慧麟,曾任香港大學曾教授,並於 90 年代時為立法局議員張炳良擔任助理,亦曾為香港政務官。近日頻繁的反修例示威活動觸動了不少人的神經,親政府人士和中方連番指責外國勢力干擾香港內部政治問題,王慧麟卻對事情有不一樣的看法。

一個城市無外國人,誰都無法謀生

「星期日中環都有很多菲律賓人,怎麼不說她們是外國勢力?」

王慧麟指出,只要外國人來到香港,都一定會對香港的政治、經濟環境關心。道理就好似我們要投資國外,也會抱怨投資環境不好,我們也不是要插手別人的內政問題。

「如果小朋友來到香港要入讀國際學校,家長去教育局詢問招生情況,難道又是在干預香港教育政策?」

他認為,一些像「美帝搞亂香港」的說法,其實正正反映香港的內部管治出了問題,無法凝聚內部的張力。而最方便的說辭,就是說有外部勢力搗亂。而其實每個陣營都擅長這種推卸責任的說法,泛民主派做得不好便會將問題推給北京政府,相反建制派做得不好,也會說是國外勢力的問題。

沒有跟商界事先溝通是政府在反送中問題的死門

「有錢的商人去哪裡住都可以,但香港業務的策略卻要重新部署。」

王慧麟認為無論一個國家如何違反人權、侵犯自由都不會無法招攬外商,例如中東恐佈分子的車隊就是來自日本的大車廠,這些地方早就禁止了進口外國車輛,但他們依然能買到車。事件背後其實就包含了一所企業對於特定地區的商業考慮,只要這個地方是賺到錢的,就能夠作出相應的調整。

引渡法修例風波的最大問題是外資及大商家無法洞悉事情的發展,就連政府自己也無法預料的情況下,就會引發商界的不信任和反感,這亦是香港政府的最大敗點。

只要是政府提出的意見,就一定會有死忠

問:「對於香港近日激化的政見矛盾,你有甚麼看法?」

王:「在香港,無論政府做甚麼都好,是支持的就一定會支持,所以與其跟他們爭拗⋯⋯所以我覺得在地鐵發起不合作運動的人很可憐,被罵『你阻住地球轉』、『你覺得有無人支持你?』,這些人你講甚麼他們都不會相信。我記得梁振英政府在宣佈不連任的時候,支持度都有 23%,所以有時候沒有辦法,這堆人你沒有辦法去說服。」

問:「那麼你認為解決矛盾的最好方法是?」

王:「一個好的社會是可以容許他們繼續發表自己的意見,同時去思考為甚麼隨著社會運動的變化,自己的思路依然一成不變?其實很多這類人在我們身邊,你走到街上每兩枱人就會有一個。所以這堆人無論如何都會存在,要學識如何去共存。因為在社會裡你無法去排擠他們,但他們亦無法排擠你。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是少數,你說甚麼他們都認為你是在壓迫他們。」

問:「普選的問題爭持已久,你認為政府有沒有意願去處理?」

王:「從建制派的角度,他們已經實施了普選,只是你們不收貨。人大『831』決定* 已經落實了普選的路徑,先用他們的模式去選特首,再選立法會。但普選是基本法規定的,是北京答應了,不能反悔的。拿『831』壓下來,其實沒有討論空間,因為人人都知道這並非真正的普選。」

問:「香港市民要如何重捨對普選甚至政府的信心?」

王:「政府要對應市民對普選的期望,就一定要取消『831』,所以問題的徵結在於政府有沒有誠意去推動。但不要『831』這件事比愚公移山更難,情況就只會一直膠著下去。如果不做這些事情,五大訴求卻只會一直推著,將來只會換來更大的憤怒。那這個就要留給北京思考了。」

 

*831決定:

即「2016年及2017年香港政治制度改革」,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在 2014 年 8 月 31 日通過,當中指出提名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須按照第四任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而規定。「831決定」是之後雨傘運動的直接導火線。

 

Interview by Fortune Insight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