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鄺俊宇專訪】「不流血,不受傷,不被捕」,比達成目的重要太多太多。

Happening

712

編輯團隊在星期五( 28日)進行採訪,同時間立法會在進行財委會當中,鄺俊宇議員在首輪發言後返回辦公室與記者交談。鄺俊宇議員雖然精神疲憊,但仍帶着微笑接受採訪,更分享曾有一位粉絲送他「逗號」鎖匙扣的趣事,但一談到是次反送中運動、學生在前線受傷、被捕時又再顯得精神緊繃。以下是訪問節錄:

1. 鄺議員長時間在前線,情況究竟如何?警方態度又如何?

在這一段期間我都「冇覺好瞓」,每逢前線一發生衝突,我都很想上前去保護我們的年輕人,我們的「手足」。會把年輕人形容為手足是因為當我們的手手腳腳流血的時候,我們會痛;在場的年輕人、學生流血,我們一樣會痛。儘管這段時間無法好好休息,我還是希望在每一場衝突發生前我可以上前緩解,化干戈為玉帛,因為實在不想見到再有多一位手足出事。

大家都知道現在警民的關係非常緊張,警員的士氣也十分低落,原因是不少人覺得前線警員做「孭鑊」,高層就躲在冷氣房,我們可以看見特首與局長割蓆,局長與署長割蓆,署長就和前線割蓆,但究竟誰人作出開槍的決定,誰人令現場的武力升級,這正正是我們一直想要追究的關鍵,這正正是獨立調查委員會的重要性,因為我們真的極需要還原612當日事件的真相。所以「解鈴還需繫鈴人」,能夠緩和警民關係緊張的人就只有特首林鄭月娥。

2. 覺得不流血不受傷不被捕重要,還是目的達成重要?

「不流血,不受傷,不被捕」比達成目的重要很多。村上春樹說過雞蛋與高牆,我們要站在雞蛋的那一邊,我們做多一步,就是站在雞蛋的前面,保護雞蛋——我們的學生,因為如果真的有人出事有人受傷,我們會很心痛。

3. 是次活動無領袖,同當年的雨傘運動有什麼分別? be water是什麼意思?

這一次的運動沒有大台,跟2014年的雨傘運動有少許分別。但正正是因為這樣,或許可能發展出一種新的社運模式。沒有大台但有群眾的智慧。群眾的智慧是什麼?這次的運動很多時會引用到李小龍的名言:「Be water」。大家要聰明地遊走,聰明地進,聰明地散,聰明地聚。至於怎樣走,怎樣去成長,相信大家都在努力中。記得有一次稅務大樓的包圍行動,到翌日就有很多年輕人發起一個稅務大樓道歉行動,其實見得到香港人的可愛,因為大家都懂得進退,而且也很清楚怎樣去推進運動,我會把此形容是一個新的社會模式。

4. 官員道歉、年輕人又道歉⋯⋯怎樣評論香港道歉的風土病?

我覺得「道歉」是一樣再簡單不過的事情,做錯了,就道歉,可是道歉都可以區分誠懇或不誠懇,用書面道歉已經是非常不真誠,出到來見到市民還要是不情不願的話,這種道歉只會令到事件火上加油。而且除了道歉以外,民間的訴求也很清晰,政府應該不只是道歉那般簡單而是要真的「做出來」。

5. 把本土升級到國際,全球登報,甚至想引起G20關注,下一步要怎樣走?

是次的運動不限於本土,更引來國際社會關注,大家都知道或甚至渴望在G20峰會的時候能夠把香港的議題帶到桌上,雖然這個訪問出街的時候G20峰會也許已經完結,不論有沒有所謂的「成果」,香港人都真的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的奇蹟,包括在資源緊絀、宣傳缺乏的情況下,短短一個上午已經籌集到幾百萬去進行全球登報的活動,更翻譯成不同國家的語言。我覺得香港這個地方七百萬人看似很少,但人才輩出,有點像復仇者聯盟,各司其職,有翻譯的人才、傳媒、設計等等,才可以在那麼短時間做好一件事,有點像前線的情況;勇武派、中間的和理非、後方的物資傳達、有民主派的議員在中間幫忙遊走、游說等等。但縱然國際社會聽到我們的聲音,下一步香港人要怎樣走,還是要看林鄭月娥的態度。

6. 建制派內閧是真是假?

我十分呼籲這些建制派的議員組成一個「林鄭月娥苦主大聯盟,個個都是麥美娟」,總不能夠迴避這個「不安」的議題,因為立法會正正是還原事實真相的地方。上星期我向主席提出「休會辯論」,也獲得主席批准,但當時建制派帶頭流會,而是後他們也坦白承認,因為他們稱不想討論這個「不安」的議題。但立法會正正是一個還原事實真相的地方,至少是以「議事」的方式,令相關怨氣有所宣洩。

登記做選民,把聲音集結起來,才有機會創造可能性

最後,鄺俊宇議員呼籲市民一定要登記做選民,這樣就會在下個立法年度發揮作用。不要覺得你的「一票」不重要,就好像不要覺得前線的「一個人」不重要,因為當你一個,就多你一個。真的要be water的話,這很重要。

Text by Fortune Insight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Telegram: 
http://bit.ly/2M63TRO

Subscribe FORTUNE INSIGHT YouTube channel:
http://bit.ly/2FgJTen

FOLLOW US